夜阑卧风_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如梦令[1-2]

· 想写全员风花雪月爱恨纠葛气荡山河,然而变成紫金铃互撩……(。

· 私设有,ooc有,傻白废如我想不出好剧情……就很绝望

· 如果可以的话请↘


1 ‣
夏夜墨色深沉,星斗高悬。风凉如水,驱散暑气,间或挟来芳草馨香和瞿瞿虫鸣。

正是清闲无忧时,宅中之人俱在一派安宁的气氛中各自休整。须知待魍魉的行迹一现,少说有十天半月要忙活,待那时再想偷得浮生半日闲,难矣。

无剑和紫薇、柳叶出门去办些物事,说是会顺道给众人捎些新奇玩意儿,迟些回来。玄铁和倚天、屠龙在前庭探讨剑道,琢磨剑意,时时...

  5

请问,你看见我的铃铛了吗?

❖ 大概是圣火令×金铃索的暧昧向
❖ 非洲人没有圣火,一切ooc都怪我脸黑
❖ 脑洞比较单薄,文笔比较惨淡

如果可以的话请⤵︎⤵︎⤵︎

‣ ‣ ‣

「真没想到,这中原的梅子酒这么好喝!」圣火捏着和他的模样不甚相称的细瓷小杯,倚在席边笑道。

大暑刚过,夜里尚有些白昼的余热,从阶下石板里渐渐地透出来,消散在有一阵没一阵的晚风里。

左右最近闲来无事,几个人便在院中搭了一方小榻,铺上一张竹席,摆上一案矮几,等日落之后,暑热消散之时,吃些正当时令的果子,喝几杯香远色清的茶,吹吹风,看看星星和萤火虫,好不惬意。

无剑原本是这么想的。

屠龙嗜酒,绿竹好吃,两人隔三差五地寻来各色好酒,痛饮一番,这没有什么。

金铃索、...

  107 9

不能随便碰手心,森气。
幼儿园画画水平(⺣◡⺣)金铃儿无敌可爱。

  20 1

吊坠,星星和你

❖ 叶蓝
❖ 日常向尬文
❖ 需要一点解梦的能力(不

可以的话请⤵︎⤵︎⤵︎

‣ ‣ ‣

许博远感到非常疲倦。

他正在走路,直直的一条公路,很长很长,漆黑的柏油,明黄的分道线,从脚下一直延伸到远方,因为时常起伏而看不到尽头。左右两边是漫漫无际的荒漠,有些低缓的起伏,零星缀着几株高大的仙人掌,看着非常苍凉。头顶是墨蓝的夜空,许多星子随意散落,闪闪烁烁。

在接近地平线的地方有最大最亮的一颗星,低低地悬着,仿佛只要多走几步,再多走几步,就触手可及。

于是他向那颗星走去了。走啊走,走啊走,走了好久好久,久到他开始怀疑自己的阿宅体力要被抽干的时候,终于追到了那颗星。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那颗星落下来,落在他的掌心,...

  20

夏天黄昏的烧鸭和雨


❖ 喻黄
❖ 草稿式流水账
❖ 一时兴起,模糊混乱

可以的话请⤵︎⤵︎⤵︎

‣ ‣ ‣

初夏五月半,季风性城市正是格外潮湿的时候。

像过去的很多日子一样,他们下班回来,在约好的地铁站见面,然后并肩,一起慢慢地往家里走。

接连几天,天气反复无常,时雨时晴。最近这座城市的大小街道像衣服一样难以晾干。经年日久而生了裂纹的地砖,渐渐变得不甚平整,一块块不规则地交叠。地砖下面,半个雨季丰沛的水乱七八糟地积蓄着,在幽暗阴凉的空间里顾自吐息,冒出一连串难以察觉的气泡。

黄少天叽叽喳喳地说着话,没有分神去注意脚下与眼前的路。喻文州就一边安安静静的听着,偶尔插一两句嘴,一边适时拉扯他的衣袖,以免他不安分的步伐带着他深一脚浅一脚...

  45 2

© 夜阑卧风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