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入_

·

一些日常

· · · · ·

 

听众「6」

· cp紫金铃,现代,ooc
· YY歌手菊苣×网配菊苣(这设定形同虚设了大概…
· 私设和细节一起漫天飞舞
· 如果可以的话请⤵︎



- 6 -
有了无剑的情报作铺垫,金铃索第一天去未来立方报到的时候,看到挂着企划部牌子的格子间里坐着的几个人,内心就产生了一种诡异的亲切感觉。

几个人年纪都不大,看见金铃索来了,神色各异。走道右手边站起来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明眸皓齿,短发发尾微卷,耳上一对红丝绒质地的爱心耳环,尺寸略显夸张。“你是新来的实习生吧。”她笑着说,音调和缓,让人觉得亲切,“我姓樊,叫我樊姐或者Fiora都行。实习期三个月我会带着你,别担心,我看过你的资料啦,挺不错的,到时候争取留下来啊。”

金铃索微笑着应了。

樊姐给他一一介绍了部里的职员,金铃索听下来就觉得无剑的描述算是十分准确:龙骨寒星双手枕在脑后,整个人软绵绵的靠在椅背上,懒懒地抬了抬眼皮看他;花雨妆容精致却面无表情,干净利落地点了点头,立马继续噼里啪啦地敲键盘;灵狐一脸高冷地望着他,目光锐利,上下打量一番,好歹说了句完整的“你好”;还有一个空着的隔间,椅子上堆着坐垫靠垫毛毯之类的东西,大概就是常常生病的那位工部琴的座位吧……

金铃索正想着,樊姐看他若有所思的样子,问他:“在想什么?”

在想你是不是这个部里最正c……不,最不特别(?)的普通人?

金铃索到底没把这句话直接说出来:“在想大家果然都很……有个性。”

樊姐笑笑:“看来你来之前也听过我们企划部的传闻了——那就好,我正愁怎么和你解释呢,他们现在可能看起来有点冷淡,其实都是好孩子,你待一段时间就知道了。”

金铃索心说这哪是有点冷淡,分明是十分冷淡,但他本就喜欢安静平和,过分热情反倒令人难以招架,不如这样子自在,也就十分乖巧地点点头:“嗯。”

樊姐把他带到一个堆着各种资料的座位上:“这边没人坐,被我们当临时仓库用了,可能要委屈你先整理一下,往角落里放放。这台电脑还有旁边这个柜子都给你用,到时候有工作进来你就和我一起做,不会的就问我,我教你。”

“好。”金铃索把包放下,突然想起来关于实习资料的问题,“樊姐,我们这边的部门经理在吗?”

樊姐愣了一下,恍然大悟道:“哦,你的资料要盖章是吧?那你可能要等两天,老大他出差去了。”

“哦,好。”金铃索低下头,开始认真整理资料。



实习一开始总是手忙脚乱,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和事,难免要花点时间学习熟悉。况且金铃索还要兼顾学校里的课,只一三五去实习,时间本就不太够用。

来都来了,他也想认真学点东西,不管以后是不是要留下来。常常是五点一到,花雨干净利落地收好东西第一个走,灵狐迅速跟上,然后龙骨寒星晃晃悠悠地离开座位,樊姐也起身和他告别,劝他早点回去劝不动,于是留他一个人在格子间里做些收尾工作。



这天他留得稍微晚了些,出来时天已经黑下来,还淅淅沥沥地下着雨。

明明不久前还是晴天,这一片的天气可以说是很任性了,还好金铃索向来有备无患,从包里翻出一把折叠伞,向门口走去。

雨水打在写字楼的玻璃上,纵横交错地流动,街景湿漉漉的模糊不清。从一片模糊中可以看到一个高大的背影,西装革履,腰间利落地收进去,裤管长而直,线条流畅悦目,金铃索不禁多看了两眼。

他一边看着一边推门而出,视线向下滑落在那人手上,是一双修长匀称的手,拿着文件夹和手机。

没有雨伞。



他打量得并无忌惮,对方很快有所察觉,转头看向他。那人有双很漂亮的眼,眼角微微向上勾起,却被沉静深邃的目光压得半分轻浮也不剩。

雨水滴滴答答落在屋檐上玻璃外墙上,落在耳边窸窸窣窣地响,世界似乎安静得只有白噪音,只有氤氲的水汽和沉沉天光。金铃索看着他的眼睛,大概有那么一瞬间没能思考任何事。那些连续不断的雨水密不透风,像一只玻璃罐子玲珑剔透,将他的心跳笼在里头叮叮当当。

那人干净利落的穿着和周身锐利的气场似乎拒人于千里之外,但眼底粼粼的光影是柔软的,像三月初初破晓的天光,晃得人心神摇荡。金铃索突然想起无剑说他们企划部的部门经理一表人才特别帅,不知道有没有眼前这个人这样好看?

他犹豫了一会儿,走到那人身边,看着他说:“不介意的话,我的伞借你。”



TBC.
-------
旧的考试还没出分新的考试接踵而至,喘不过气。

不过两只终于见着了,啊哈。

  21 13
评论(13)
热度(21)

© 铁马冰入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