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入_

·

一些日常

· · · · ·

 

听众「7」

· cp紫金铃,现代,ooc

· YY歌手菊苣×网配菊苣,私设和细节放飞

· 如果可以的话请↓




- 7 -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我第一次见他,觉得他眼里有海,有黄昏将尽西沉的日光,碎金似的闪闪发亮。此后离他越近,越觉得依赖和安心,又觉得脸红心跳,无处可避。那时候我就明白了,但我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愚蠢、笨拙、小心翼翼。我绕了许多弯路,才走到现在这里。

 

“漫长的时间里,我像一只初春时分迁徙归来的候鸟,越过数千里翻涌的风浪,努力鼓动破碎的翅膀,再多疲惫也没什么可怕的,只要有他做我夜晚歇息的浮木,白昼前行的桨。

 

“……”

 

 

 

鼠标轻轻响了一声,音频被截断,《逆舟何处》的编导九阙歌开麦道:“这个返音之后的版本比之前好,但是总感觉还是差那么一点点……因为是好不容易终于明确告白的部分,在剧情上很重要,所以还是想拜托雨霖铃菊苣再录一下。”

 

金铃索捧着杯热气腾腾的芙朴窝在椅子上:“那……怎么说比较好?”

 

九阙歌:“是这样,我们听过之后都觉得这里清冷疏离的感觉很棒很还原,但是吴桥这么说的时候,不是完全死心了的,他打电话去说这些话,是因为他害怕,当面说不出口。他是太喜欢了所以害怕,本质上还是想要对方理解他、回应他,所以不单单是冷淡,而是忍耐的渴望,冷淡下掩藏着热情,那样的感觉。”

 

金铃索:“……”

 

九阙歌大概隔着屏幕感受到了他的迷茫,提议道:“你可以……回忆一下恋爱时心动的感觉啊,站在喜欢的人身边想靠近却又不太好意思,和喜欢的人对视之后瞬间脸红转移视线……之类的。之前的语气再加一点这种热恋的心态就好了,现在这样有点……太冷淡了,不像用情至深的样子。”

 

 

 

说实话,这样的心态,他还真没有。

 

除了网配,没有特别喜欢的事;除了玄谷,没有特别喜欢的人。兴趣不广,朋友不多,金铃索的生活可以说是淡泊看得开,也可以说是单调不合群。不过他向来觉得这样无可厚非,一个人一生无非数十载,一腔热情与爱也就那么多,喜欢的事重要的人越少,每个对象分到的热爱就越是稳固而长久。

 

他习惯在舒适圈里交往,不做多余的期待。

 

“我会仔细想想再录的。”金铃索最后说,“但是可能要过一段时间再返,”他揉了揉发痒的鼻尖,闷声道,“我大概,有点感冒了。”

 

九阙歌表示向他发来诚挚的慰问电,让他先把身体养好,他们不介意等一等。

 

金铃索打完招呼,有些疲倦地下了线。他从回来开始就隐隐有些头疼,手头事情一停,不适感越发强烈。

 

这样是没法滚字幕了,不如早点睡觉。他给字幕组的Q群发了请假消息,就关了电脑去洗杯子。

 

 

 

金铃索躺在床上,睡意很快袭来,意识朦胧间,还迷迷糊糊地想着傍晚发生的事。

 

他问要不要帮忙,那人就侧过身看着他,不知道看了多久,也许只是一小会儿,目光从审视变成接纳,露出些欣然的笑意:“好啊,送我去地铁站吧。”

 

啊,这个声音……

 

金铃索觉得熟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一时又想不起来,就无意识地在心里翻来覆去地倒带重播。他的伞不大,其实不够两个男人撑着,他不好贴那人太近,那人又比他高许多,撑得有些吃力。走了没多久,那人大概意识到了,将文件换了只手,拿过他手里的伞:“我来撑吧。”

 

雨仍是淅淅沥沥地下,两人都不多话,伞下就有种微妙的安静。抬眼可以看见那人握伞的手,微微向他那边倾斜着,稍远些是线条锐利的侧脸,雪白的衬衣领子,平整的领带上别着一枚纤细精致的金色蛇形领带夹。

 

蛇形……感觉挺少见的。

 

“喜欢吗?”

 

那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带着猝不及防的嗡嗡共振,震得金铃索一怔:“什么?”

 

“领带夹。”那人笑着说,“看你盯着看。”

 

金铃索顿了顿,说:“挺好看的。”

 

那人笑笑没说话。金铃索抬手碰了碰脸颊,莫名其妙,是有点烫的。

 

 

 

到了地铁站,那人西装外套的肩膀已打湿了一片。金铃索让他把伞拿去用,那人想了想,没拒绝,和他交换了联系方式就匆匆离开。

 

金铃索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紫薇软剑四个字,按下锁屏键,收好。晚高峰,地铁上人多,挤来挤去不说,身边还有人不停咳嗽。下了地铁,离公寓最近的出站口在隔街,他犹豫了一会儿,冒雨跑回去。

 

地铁车厢乌烟瘴气,又淋了一路势头最大的雨,感冒也在情理之中。金铃索累了一天,在被窝里团成一团,很快睡着。

 

其实想要帮忙,替那人在便利店买把伞或是用手机叫辆车都可以,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就忘记了。




TBC.

-------

有点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没背单词没复习啊啊啊,再摸鱼就剁手。

  25 2
评论(2)
热度(25)

© 铁马冰入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