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入_

·

一些日常

· · · · ·

 

听众「9」

· cp紫金铃,现代,ooc

· 部门经理YY歌手菊苣×实习生网配/字幕菊苣,私设和细节持续放飞

· 如果可以的话请↓




- 9 -

命运?

 

重逢的瞬间为何会想起这个词语,金铃索完全不明白。

 

或许是念过的台词不甘消泯从潜意识里破土而出,又或许发热症状恰巧在那一刻出现了反复,他看见紫薇软剑并不意外地笑着,一如当日大雨倾盆中听闻他来意的从容,脸上起了热意,心跳也莫名地快了起来。

 

“那天多谢你,不然,我得湿淋淋地去见客户了。”紫薇签完他的实习资料,盖了章,从手边柜子里取出金铃索的伞,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一并递给他,“我还在猜你是哪家新进的职员,没想到这么巧,你就在我们这里实习。”

 

“啊,是的。”金铃索接过雨伞,笑了笑,口罩一遮,只在眼里看见一点笑意的影子。

 

他在心里估摸着对话该不该就此结束,怕不够礼貌又怕打扰上司工作,开口想添一句寒暄再走,喉咙一痒,先咳了好几声。

 

“感冒了?”

 

紫薇沉静的声音落在金铃索耳里,不知怎么的让他觉得心虚。他低低地嗯了一声,又马上抬头看向对方,补充道:“已经快好了。”

 

“那就好。我刚刚出差回来,这几天比较忙,等周末组里一起吃个饭,就当欢迎你来,也算是你借我雨伞的谢礼。”紫薇说着,坐回他那张满满当当却不显杂乱的办公桌前。

 

金铃索有点受宠若惊地答应了,转身要走,紫薇又叫住他,从身边翻出一包东西递过去:“这个给你,咳得难受可以吃。”

 

 

 

“金铃儿,你有情况啊。”无剑转着手里的叉子缠着盘子里的意面,十分肯定的语气:“有问题,很有问题。”

 

疑似吃饭吃到一半心不在焉的金铃索回过神,不置可否,却还记得纠正对方:“别叫我金铃儿。”

 

“说,你和部门经理有什么奸情!”无剑一脸看穿一切的兴味盎然,“说了几个你们部门的人都没事,怎么到他就走神啊?帅到勾了魂儿了?”

 

“咳、咳咳咳……”金铃索差点被柠檬红茶呛着,咳得脸上有些红了,“你别胡说。我只是……觉得你的情报很准确,想知道你是怎么打探到的。”

 

这话题转得生硬万分,放在平时无剑绝不会轻易放过他。这次纯粹是看在对方请她吃饭的份上不作计较,安耽地顺着台阶下了:“我有认识的人在未来立方呀,不说是为了不让别人质疑我的商业诚信。”

 

那你现在和我一起在途风楼下的餐厅吃饭就没关系了吗……

 

金铃索看了一眼桌边那扇紧靠着大街且被擦得纤尘不染能清楚望见未来立方的餐厅玻璃,怀疑地看了无剑一眼。

 

无剑不以为意:“你还是实习生嘛,不算正式员工啦。”

 

金铃索:“……哦。”

 

 

 

字幕组的值班虽然请了几天的假,但临近月底,时数已经够了,不需要填坑补班;再加上群里管理挺久没发玄谷的上线提醒,金铃索也就没怎么登录。这天为了准备重阳节歌会打开YY,消息盒子滴滴滴地响起来,都是积压的字幕组群消息。金铃索翻着消息记录看了看,把歌会的歌单歌词打包存到桌面。

 

聊天记录寥寥无几,再往下翻就是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男神加了他好友,不是为了什么重要的事,对话也再简单不过。

 

- 刚才那首歌,你录音了吗?

 

- 麻烦发给我。

 

- 谢谢。

 

 

 

那之后的第二天,金铃索买了一盆多肉回公寓。

 

他为了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心情很好,和无剑聊天的时候被敏锐地逮了个正着。

 

“既然这么高兴,不如买个什么纪念一下?最好是能留存久一点的东西,这样,以后看见它就能想起一段美好的回忆。”

 

无剑的建议十分贴心且真诚,金铃索回家的时候一路走一路想,最终拐进了街边的一间花店。店员看他迷茫地在店里转了一圈,适时开口:“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有能养很久的花吗?不要太大,小一点的。”

 

店员指了指门口架上一排肉嘟嘟水灵灵形态各异五颜六色的盆栽:“多肉植物怎么样?好看,活得久,也比较好养。”

 

金铃索看了看,挑了其中一盆饱满圆润、嫩绿带粉的:“这盆是什么?”

 

“丸叶姬秋丽。”店员笑着说,“叶片颜色很特别吧?多晒晒太阳,会越养越鲜艳的。”

 

 

 

那天晚上金铃索做了个梦,奇异而瑰丽。

 

他梦见自己变成一株长在沙漠中的姬秋丽,灿灿骄阳落在珠玉一般的枝叶上,晕开一片晶莹剔透的光。




TBC.

-------

考完回来皮一下。

怎么感觉又要越写越长……

  19 3
评论(3)
热度(19)

© 铁马冰入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