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入_

·

一些日常

· · · · ·

 

听众「10」

· cp紫金铃,现代,ooc
· 部门经理YY歌手菊苣×实习生网配/字幕菊苣,私设和细节持续放飞
· 如果可以的话请↓



- 10 -
最近中抓论坛上有个帖子热度很高。

“震惊!劳模雨霖铃聚聚为何突然销声匿迹?

“不接新剧、不发动态,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让我们走进本期‘聚聚观察’之‘消失的劳模’!”

金铃索表示很无奈。

不是他不想录音,实在是太忙了。

本来就靠近期中要准备考试,资料多的看不完,尤其思想史,理论铺天盖地且错综复杂,每次研究都觉得要被诸子百家绕晕过去。再加上实习工作渐渐步上正轨,他也开始试着独立做企划案,因为经验不足,常常需要推翻重做,回公寓之后什么都不想干,只想倒头就睡。

并且,除了本职以外,他还兼任了经理助理。



这实在是个再草率不过的决定,借着酒精很随意就达成了。

那天组里的人在日料店聚餐,吃到后来,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喝了点酒。

“金铃真的,挺不错的。”樊姐大概喝的有点多,两颊泛红,口齿却还清楚,“把市集设计成RPG游戏模式以加大对消费者的吸引,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金铃索闻言不好意思地笑笑:“只是想到我在花店挑花,看中的是植物的品相;顾客消费也是一个道理,不过是通过商品价值,来做出是否消费的决定。既然供需不能平衡,就增加供方价值,给消费者超出预期的效果,也就有更多人愿意消费。”

一旁的工部琴虽然出勤少,但是和金铃索座位离得近,平时看他认真的样子看得多,当下也夸了他几句。

金铃索更加不好意思了:“我没有。大家都很厉害,很照顾我。”

他上次感冒咳嗽,不仅从紫薇那里拿回来一包龙角散,还有樊姐给的八仙果、花雨给的维C(后者面无表情的点头让他觉得莫名温暖),灵狐和龙骨寒星也问过他的病况(虽然是以两种不太常见的语气),工部琴更是与他分享了很多患病(?)心得,一副几乎要与他促膝长谈的架势。



聚餐氛围和平时在公司里一样,不喧杂热闹,也不会尴尬或冷场,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金铃索跟着他们的步调,不知不觉有些醉了,酒量太差,喝得少也没办法。

樊姐叫了车,商量着让住得近的三两个拼一辆车回去。紫薇买完单回来坐下,看了一眼金铃索,对樊姐说:“我和金铃一辆吧,我们隔两条街而已。”

他大概酒量很好,而且完全不显在脸上,明明吃的时候也没少喝,现在看起来还是原来那样。

金铃索慢悠悠地想着,不知怎么地开口道:“我会努力工作的。”

这话接在这里突兀而莫名其妙,倒也十分符合醉鬼天马行空的逻辑。紫薇就笑了,看着他,微微上挑的眼角弯出柔和的弧度,像枚将舒未舒的花瓣:“那不如来当我的助理吧?”

金铃索有点晕晕乎乎的了,心思还没转过弯儿来,头已经点下去了。过了半晌,后知后觉地啊了一声,问:“助理需要做什么?”

其他人都走了,座位上只剩了他们两个。紫薇看了金铃索一眼,后者明显有些迷糊了,半伏在桌上,仰头看着他,眼里是少见的茫然和无辜。

挺可爱的。他想着,低低地笑了一声,上前把人扶起来,一边把外套和围巾递过去,看他乖乖穿戴好,一边道:“要做很多事。比如说,现在我喝了酒,你要送我回家。”



金铃索对后来发生的事没什么印象,他甚至不太记得清紫薇说的到底是“你要送我回家”还是“我要送你回家”。第二天醒来,他好好地躺在自己公寓的床上,身上穿着睡衣,皮肤上还有他惯用的沐浴露的香气。

看起来一切都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要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大概就是他的姬秋丽被搬到了桌上,盆里的砂土还是潮湿的,该是被浇透了水。

距离上次浇水还没过多久,这样的频率对多肉植物来说不太友好。金铃索把它转移到窗台上,趴在窗前看它光合作用,看着看着突然叹了口气。

经理送他回来,应该是送到楼下就回去了吧?

那之后,他是怎么洗了澡换了衣服还给花浇了水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金铃索总有些不太好的预感,觉得自己可能做了什么失礼丢脸的事。可隔周回到公司,除了他以为的兼任经理助理的玩笑成了既定事实以外,紫薇一点异样都没有。

他也就不再多想,频繁地跟着他加班,忙碌。



TBC.
-------
喝断片啦。
搞事的围笑:)

  16 4
评论(4)
热度(16)

© 铁马冰入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