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入_

·

一些日常

· · · · ·

 

听众「11-12」

· cp紫金铃,现代,ooc
· 部门经理YY歌手菊苣×实习生网配/字幕菊苣,私设和细节持续放飞
· 如果可以的话请↓



- 11 -
幸运的是金铃索忙碌的时候玄谷似乎也不怎么空闲,群里管理抱怨主子最近忙得连影子都不见,他看着心里还有点儿不可告人的欣喜,为着些虚无缥缈的默契。

最近一次给玄谷滚字幕,大概是重阳节歌会那天晚上了。

歌会结束后,很多歌手本着既然上了线进了频道就排几个麦再走的想法,排出了一个颇为壮观的麦序。

金铃索值班值到一半,另一个字幕宝宝关东煮也上来陪他一起滚。

关东煮也是字幕组的老人,比金铃索来得更早些,教过他一些字幕和花式的窍门。字幕组里的人来来往往,很多只是三分钟热度,过不了多久就会离开。金铃索不怎么和别的字幕亲近,只有关东煮和他关系很好,常常一边在麦序上玩些双飞闪词之类,一边聊些关于歌手的小道消息。

滚了一会儿时间晚了,歌手走得差不多了,关东煮给金铃索发来私聊:前天你请假,我在你的时段填坑,遇到玄谷大大了|・ω・`)

慕玄:嗯

关东煮:这么冷淡乛∧乛

关东煮:你猜他和我说什么了?



慕玄是玄谷头号迷妹这个属性字幕组人尽皆知。当初金铃索刚考进字幕组时,关东煮感叹被戳中萌点,带着一群八卦又热心的妹子沉浸在等待男神和他的迷妹最终两情相悦双宿双飞狂撒狗粮闪瞎一众单身汪的少女漫情节的实现中,可惜等了三年一点苗头都没发芽。

关东煮对此颇感恨铁不成钢:你就不想和男神的关系有进一步的发展吗???不想有量的飞跃吗???不想有质的升华吗???

金铃索倒是真没想着得寸进尺,他觉得现在这样就好了。

以前无剑被校园调查问到“你愿不愿意和男神/女神在一起”时,非常开心地点头,掩不住眼底满溢而出的笑意和兴奋。金铃索站在她身边,却和她想的不太一样。

他觉得自己可能和大多数人想的不一样。

喜欢的东西不一定要握在手里,陪伴和付出可以关乎风月,也可以抽离爱情。



话虽如此,男神有何动向金铃索还是很关心的。

慕玄:他说什么了?

关东煮:他问我:那个叫慕玄的字幕呢

关东煮:嗯哼?你们什么情况?感觉我错过了一个亿(✿≖ ◡ ≖)✧

金铃索因为对方甜蜜的捕风捉影有些莫名的紧张,隔着屏幕轻轻抿了抿唇。

慕玄:没有

慕玄:……你怎么回答的?

关东煮:我说她请假了,因为快考试了

关东煮:没有暴露你,放心(。◕ˇ∀ˇ◕)

金铃索松了口气,消息栏跟着响起了特殊提示音。

玄谷:今天你在

金铃索分不清这是肯定还是询问的语气,也就模糊不清地回复:嗯

玄谷上了麦序,关东煮后一秒就跑了:哦吼,机会来了(*/∇\*)

关东煮:我就不当电灯泡啦

关东煮:溜了溜了,晚安(。・∀・)ノ

金铃索觉得好笑,和她道了晚安关掉窗口,那边玄谷的消息又来了:好几天没看到你

对方有些突然的关心让金铃索觉得意外,实话实说道:快考试了有点累,熬不了夜了

想了想,又添了一句:大大也早点休息吧,总是那么晚爬麦对身体不好(●'◡'●)ノ

上午在未来立方,他看到紫薇为了赶出差落下的进度忙得抬不起头,薄薄的镜片压不住眼里浓重的疲倦,也是这么提议的。

玄谷:嗯

玄谷:这是我今天第二次被劝早点休息了

大概是管理说的吧?要不就是群里的亲妈粉。

金铃索滚完一句歌词,腾出空来回复:粉丝总是很关心这些的

玄谷到麦了,伴奏轻缓的前奏里还能听到他在窸窸窣窣地敲着键盘。

玄谷:不是粉丝

玄谷:是我的助理



- 12 -
期中考试周结束了,未来立方的实习工作也刚好告一段落,金铃索核对完最后一份资料,按下保存键,坐在座位上活动微微发僵的颈椎。

十一月的天气有些凉了,写字楼里开了暖气,风力很足。金铃索松松地挽了衣袖,皮肤被藏青色毛衣衬得雪白,又被暖风一吹,透出些温润柔软的粉红来。仰起头向后拉伸时,纤细光洁的一截脖颈被光打亮,又随干净利落的颈线隐入深色衣领中。

紫薇从办公室里走出来,锁了门,正看见他如此模样,眨了眨眼,在走廊上站住了,没作声。

天已经黑了,城市的夜光影流动,五色斑斓。写字楼像座孤岛,拥着满怀单薄的白炽灯光,寂静而沉默地立在一隅。

在这一成不变的乏味里,好像只有他是温暖明亮的。

从初遇那天开始就是如此。

彼时他刚刚出差回来,不及停歇就要赶去与早已约好的客户面谈,却被出乎意料的天气状况拦在楼下。漫无边际的雨幕里,素昧平生的青年担心他陷入窘迫,主动递来了一把伞。

伞不大,印着梵高的星月夜,他当时分明有别的方法脱离困境,却不忍拂了对方的好意,没有拒绝。

他说自己就住在地铁站旁边,于是他心安理得带走了那把伞,一路挡去雨水,抬头就是星空。



那时他还不认识金铃,后来看到实习生档案,履历干净漂亮,就像那把伞的主人一样,不免感叹现实生活中也能有如此戏剧性的巧合。重逢时他都没意识到自己笑了,因为看到对方面带惊讶,口罩遮去了大半张脸,剩一双琥珀色的眼清亮如初见。

他习惯对所有人亲切,不过是想要社交利益最大化。必要的话,他还能找出更多理由——好友的嘱托、欠下的人情,足以合理而体面地解释他为何给对方送药、提点工作,还邀请他做他可有可无的助理,冒着工作效率得不偿失的风险,做这桩意料之外的投资。

更不要提那天他送他回家,发现那间小小的公寓门口,根本没有地铁站。

夜晚寒凉的风吹过来,他扶在对方肩侧的手却从掌心里生出暖热。金铃拽着他的衣角走得缓慢,力道松松紧紧,在他心里扯出一片温柔的褶皱。

这片褶皱在他们以经理和助理的身份相处时依然没能抚平,反而越是亲近默契,越是明了显眼。凹凸不平,起伏不定,像藤蔓枝叶纠缠,很快包裹他整颗心脏。而刚才惊鸿一瞥的瞬间,他几乎就想把它完完整整地摊在对方眼前。

他明白自己心里有什么不常见的陌生情感在蜿蜒生长,尽管他试图为此找些借口,可隐约能感觉到那并不足以说服他自己。

解释之外还有一个解释,理由之外还有一个理由。



“经理?”

紫薇回过神来。

金铃索有些疑惑地看着站在他面前蹙眉思考的紫薇,问道:“您有事找我吗?”

紫薇勾起嘴角轻轻地笑了,点头道:“对。下班吧,带你去吃夜宵。”



金铃索没想到紫薇口中的夜宵会是附近巷子里一家小到连座位都没有的炸鸡店,离z大不远,他却从没来过。

“怎么了?不喜欢?”紫薇熟练地点完单,看见金铃索站在他身后沉默不语,低声问。

“没有。”金铃索否认,看紫薇仍盯着他,乖乖坦白道:“没想到你会来这家店。”

“以前读书的时候来得多,现在只是偶尔。”紫薇笑道,“你觉得我会去哪?西餐厅吗?”

金铃索:“因为你西装革履……”

啊,等等。

他好像明白初遇时对方声音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了。

——“麻烦一份鲔鱼三明治。”

z大附近的早餐店,黑底细纹西装淡紫衬衣领子,人群中格外齐整挺拔的那个上班族,就是他吧。

他们的初遇,似乎比他以为的要早许多。



包着花头巾的老板娘话不多,动作却很麻利,没一会儿就递出两袋热腾腾的炸物。紫薇接过来看了看,给了金铃一袋,推荐道:“他们家的盐酥鸡和香菇都很好吃。”

两人沿着行人寥寥的街道往回走,金铃索一手拿着袋子,一手用竹签去叉袋里的炸物。盐酥鸡很香,火候恰到好处,肉质不干不柴,还很柔软;香菇切了适口的小块,外面包了一层薄薄的面衣,炸得外脆里嫩,有着勾人馋虫的椒盐香气。

确实挺好吃的。

刚出油锅的美食还有点烫,金铃索轻轻吹了两口气,想到刚刚得出的结论,不觉有些出神。

“在想什么?”

身侧传来那人温柔的声音,与记忆相叠,严丝合缝。金铃索抬头对上紫薇明亮的眼,感觉某种蠢蠢欲动的心思无所遁藏。他微微一怔,很快错开视线落在他手中的竹签上,不太自然地转移话题道:“这是什么?”

那竹签上叉着半个炸得金黄的圆圈,松脆面衣裹着糯白的馅,冒出温热的香气。紫薇闻言抬手向他那边递了一递:“洋葱圈,尝尝吗?”

他动作坦然,神态磊落,语气更是轻松随意,好像此举无甚亲昵暧昧,再正常不过。

金铃索愣了片刻,张嘴咬了。



TBC.
-------
最开始写就是因为这个洋葱圈。
构思很美好,现实很ooc。

  21 4
评论(4)
热度(21)

© 铁马冰入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