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入_

·

一些日常

· · · · ·

 

听众「13」

· cp紫金铃,现代,ooc
· 部门经理YY歌手菊苣×实习生网配/字幕菊苣,私设和细节持续放飞
· 如果可以的话请↓



- 13 -
金铃索摘了耳机,还是有些发懵。

他回来洗了澡换了衣服,抱着铃铛抱枕坐在桌前开了电脑,想还一还之前欠着的玄谷粉丝群生贺素材,结果心烦意乱地想了半天,没能录出一段满意的祝福语来。

他犹豫了一会儿,点开QQ对话框,给无剑发消息:学姐,问你一件事

金铃索:如果有人把他咬过的半个洋葱圈给你吃,你会吃吗

金铃索:会觉得……不自在吗

消息发出之后他又觉得小题大做,不免为自己的草木皆兵感到不好意思。撤回是来不及了,他低头揉着怀里毛茸茸的抱枕,颇后悔地把脸埋了进去。

很快消息提示音响起,是无剑的回复来了:经理把他咬过的半个洋葱圈给你吃了?



???

金铃索差点被水呛着:……你在我身上装监控了吗

无剑:直觉√

无剑:那你吃了没?

金铃索:……吃了

无剑:[突然兴奋的患者.jpg]

无剑:然后呢

金铃索:挺好吃的……

无剑:不是问你这个!

无剑:[被你活活气死.jpg]

无剑:我是想知道当时怎么个情况

无剑:说说呗

无剑:[吃瓜.jpg]

无剑:[吃鱼.jpg]

无剑:[吃手手.jpg]

金铃索开始装死,不回复了。

无剑等了一会儿,知道他不愿意开口,逮着问也没意思,决定放弃:算了算了,不管你了

无剑:下周六晚上有空吗

无剑:一起吃个家聚

家聚就是几届直属学长姐学弟妹一起聚餐,聊聊天玩玩游戏什么的,增进革命情谊。

金铃索看了看行事历,上面没有待办事项,回复:可以,我有空

回复完才想起来,家聚那天刚好就是玄谷的生日,好巧。


不过男神也没什么生日歌会之类,不必担心错过什么。金铃索关掉聊天窗口,戴回耳机,继续和玄谷生贺的祝福语较劲去了。 




企划部上一个阶段的工作做得不错,T市挺有名气的商业杂志来采访,紫薇还让金铃索在旁边做了记录。原以为一切顺利,没想到第二天,经理的工作账号被盗了。

金铃索知道这件事已经是周三了。

“经理账号可是有权限的,进了公司内部资料库,多少客户资料不说,还有机要数据的好伐?拿出去哪个不能卖钱?”

“可是进了这个公司的谁会干这种鼠目寸光的事儿啊,到头来公司不顺利他难道不会受牵连吗?”

“你蠢呀,你是正式员工当然不会,可是实习生呢?三个月就走人了……”

金铃索拿着紫薇的马克杯站在茶水间门口,听着里面指向明显的对话,进退两难。

“怎么这么久?”

这大概是他此刻最不想听到的声音了。金铃索回头看见紫薇,没来由地有些心慌意乱。对于一杯咖啡而言,他离开的时间是有些长了,原想着回去可能需要解释两句,没想到对方直接找了过来。

习惯了一直以来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人际关系,金铃索并不擅长应对流言蜚语。他对大多数不愉快的事情都采取同一个办法——冷处理,所以这次也没想打照面,等里头的人聊完,做了自己该做的事就走。

但紫薇一出现,情况就不太一样了。

谣传者言之凿凿,说得还挺有道理。他不在意这些风言风语,可是紫薇呢,他会那么想吗?他会有哪怕只是那么一瞬间的怀疑吗?如果被他怀疑了……怎么办?

金铃索对着紫薇笑了笑:“没什么的,您先回去吧。我……”

门内仍有隐隐约约的说话声:“之前我亲眼看到了的,企划部新来的那个实习生,和对门途风的人一起吃饭,就是那个……那个谁来着,无剑?”

这分明是和他有关的事了,且是事实,蒙混不了。紫薇盯着他看,挑眉,眼里带着疑问。

金铃索试图再挣扎一下:“先回办公室好吗?等回去了,我会和您解释……”

紫薇仍没把视线移开,金铃索不太想或者说不太敢和他对视,低下头,余光却瞥到对方向前两步,把茶水间的门推开了。

“市场部的?”

“……!”

“您、您好……”

“茶水间不是给你们聊天的。”紫薇的声音又低又冷,带着金铃索陌生的寒意。上班摸鱼被抓个正着,对方忙不迭道歉,他只冷淡地嗯了一声。

他大概是生气了,金铃索想。

“我可以明确地说,他不是那样的人,不会做那样的事。收起你们荒谬的猜测,老老实实工作吧。”他说,停顿得让人颇感压迫,“否则,我不介意和刘主管聊聊裁员方面的问题。”



TBC.
-------
抽不到想要的卡,难过。

  18 10
评论(10)
热度(18)

© 铁马冰入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