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入_

·

一些日常

· · · · ·

 

听众「14-15」

· cp紫金铃,现代,ooc
· 部门经理YY歌手菊苣×实习生网配/字幕菊苣,私设和细节持续放飞
· 顺便这两节大概没有糖,告白要等下一节√
· 如果可以的话请↓



- 14 -
阴雨连绵,诸事不顺,金铃索最近有点水逆的感觉。

玄谷又是好几天没上线,留下一堆空巢老粉望眼欲穿。群管理板栗君闲得把生贺短片做了好几个版本发给金铃索看,还夸他声音好听,问他用的是什么变声器。

天知道金铃索根本没用变声器,录音那天他的智商大概都忙着消化那半个意味不明的洋葱圈去了,完全不记得自己顶着个女马。好在短片里也有其他声音经过处理的粉丝,他混在里面不至于露馅,跟板栗君胡说八道那是他按照雨霖铃菊苣的声线调的参数,也就蒙混过去了。

那天晚上金铃索睡得不太安稳,梦见自己在T城市中心繁华热闹的新月广场上气喘吁吁地跑了一夜,身后追着一群剧粉,要他帮忙调个雨霖铃菊苣同款变声器参数。



这一觉睡了胜似没睡,直接导致他第二天加班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还有些慌张,毕竟没什么能比上班睡觉被上司亲自叫醒更让人瞬间清醒的了。

“累了就干脆回去休息。”紫薇半靠在格子间隔板上低头看着他,额发在皮肤上投下一片浅而柔软的阴影,“其实你不用每次都留下来陪我。”

金铃索摇头,于公于私他都想拒绝。

紫薇有点无奈地笑了,伸手揉了揉他睡翘起来的几根呆毛:“回去吧,我很快就下班了。”

金铃索觉得自己似乎被他当小孩子哄了,不太高兴地嗯了一声,微微偏头避开他的手,开始收拾东西。关机的时候才发现字幕组的Q群聊天窗口正大大方方地开在桌面上,倒数第二条就是他的请假消息。

上班睡觉外加聊天摸鱼全被经理撞个正着,金铃索有种想把自己埋进键盘里的冲动。



不过紫薇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说他什么。相处了一段时间,金铃索知道紫薇的严格较真都是针对工作内容,并不用来约束工作习惯和方法。就像茶水间不许聊天的规矩不过是为了袒护他,随手拉扯的幌子罢了。

那天的事情后来有点不了了之的意思。虽说金铃索做好了老实交代的准备,紫薇却没有要他解释。他刚说明了自己和无剑的关系,还没来得及带上几句剖白,对方就打断他:“我知道,你不必担心。”

分明是因为残余的火气而略显冷淡的神情,却比平时更强硬地撞进他的心底。

金铃索多少花了一点时间确信自己真的不必解释什么。初来乍到,能在利益至上的职场得到如此信任,让他感到非常开心。开心之外还有一点隐秘的期待,因为紫薇对他的维护和照顾,似乎早已超出了一把雨伞欠下的人情。

也许,对方也是喜欢他的?

被采访时他说的“不接受办公室恋爱”,说不定,只是为了避免麻烦的障眼法罢了。



事实证明,水逆期的一切幻想都是错觉。

金铃索完全没想到会在周末的家聚见到紫薇。身边无剑笑得狡黠,热络地招呼姗姗来迟的那个人“学长这边坐我们给你留了位置”的时候,金铃索猜测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十分错愕。

他们的位置在最里面,紫薇一路上被学长姐拦着聊天,一时半会进不来。金铃索回过神来,转头看向无剑,对方一脸“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的欠揍神情。

金铃索不知该作何反应,只问:“上次你说在未来立方有认识的人,就是他?”

无剑点了点头:“他对你还挺好的吧?”

金铃索没回答,旁边延毕的大五学姐凑过来补充:“肯定好啊,你们两个多少年的损友了,他怎么会不照顾你学弟。”说着拍了无剑两下,贼兮兮地笑道:“哎,听说紫薇学长前段时间公司账号被盗了,你们走得这么近,你没被怀疑?”

无剑啪地一声拍掉对方不安分的爪子:“怀疑什么,我们这么纯洁的友谊?”

学姐吐槽:“谁不知道你们隔了好几届可是感情最好,我看就算有人要揭你们两个的底,他也只会一心向着你吧!”

无剑跟她开玩笑:“怎么会,他不把我一个人丢出去背锅就不错了。”

他会的。

金铃索在一旁听着,看着面前的玻璃杯想。

茶水间的谣言,诬陷的不只他一个;而让他感动非常的紫薇的那句话,想来也并不是为了维护他。

- 之前我亲眼看到了的,企划部新来的那个实习生,和对门途风的人一起吃饭,就是那个……那个谁来着,无剑?

- 我可以明确地说,她不是那样的人,不会做那样的事。

看吧,这样才说得通吧。

所有温柔的把戏都在此刻有了合理的解释,不过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 15 -
金铃索把姬秋丽从窗台上抱回屋子里的时候,它已经淋了将近一周的雨。

刚开始养多肉的新鲜感一过,他常常一忙就忘记它的存在。好在景天科的植物不算娇气,丢着不闻不问也不会枯死,只是连着好几天晒不到太阳,又吃了一肚子的雨水,原本矮小紧密的植株像丢进烤箱里的面团一样膨胀起来,变得高大稀疏,奇怪而丑陋。

这是“徒长”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他挺像的。生长于暗处的情感,经由温柔浇灌,已疯狂抽枝绽叶,长成无可挽回的繁盛模样。即使现在把植株移回室内不再浇水,也无法让又细又长的畸形枝干再恢复原状。

其势已成,为时已晚。



金铃索能做的不过是和紫薇保持些距离,不再像之前那样没有硬性规定也坚持要留下来陪他加班。对于他刻意的疏远,紫薇大概也有感觉,几次隐约要说到了,话题却被他绕开了去,没给对方询问的机会。

如此一来他自己的时间倒是多了不少,报告写得快了许多,录音也回到了原来的劳模水准。再加上排班请假少了,挂在陌上君归的时间多了,他和玄谷的关系也神奇地亲密了起来。

最近玄谷上线的时间比以前早了,总是正好在他的排班时段里。那个时段麦上歌手还算多,玄谷排麦序的时候,会开小窗和他聊天。聊多了熟悉了才发现,玄谷其实温柔又有趣,不像他以为的那样高冷孤僻。

和那个人很像。

也许正因为很像,才成了他喜欢的人。

家聚那天紫薇穿过众人走到他面前,无剑小声祝他生日快乐,金铃索却不知所措。休息日他没再一身正装,拼色毛衣深色牛仔裤,黑色大衣烟灰色围巾随意搭在臂弯里,鼻梁上还架着副金丝眼镜,纤薄镜片掩不住一双好看的眼。

他从容地笑着,是熟悉的风度翩翩的模样,却让金铃索看出几分陌生。他发现自己并不了解他,也找不到恰当的言语去确认或诘难他先前的温柔举动是出于何意。

不祈求雨停,他选择把自己搬进屋里。



玄谷注意到他最近上线频繁,问过他一句,金铃索说自己最近没怎么加班。

玄谷:看来工作很顺利

慕玄:不……和上司之间有点误会,不太想待在公司

慕玄:是我的问题

玄谷:是上次你说和我同一天生日的那个经理吗

慕玄:嗯

玄谷:可以问问是什么误会吗

对于一根网线牵起来的交情,这问题有些过分亲密了,金铃索犹豫片刻,还是如实回答:我以为我是靠自己得到了他的信任和喜欢,后来才发现他是受了我朋友的嘱托

慕玄: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觉得失望

玄谷隔了一会儿才回复:也许他确实信任、喜欢你,这与受你朋友的嘱托并不冲突

玄谷:不要妄自菲薄

金铃索无奈地笑了。

玄谷不知道他说的喜欢并非普通的喜欢,如果知道了,还会如此宽慰他吗?



不过无论如何,从倾诉对象那里得到安慰,确实让他轻松许多。

这样的对象除了男神,也就只有无剑了。但他没说出事情的全部,对方只当他情窦初开恋爱不顺,看他一副明明很喜欢却藏着掖着不愿开口的样子,就跟大龄剩女的妈看见自家女儿似的,恨不得直接打扮打扮送入洞房了。

她完全不能理解这种“我喜欢他与他无关”的恋爱。

当时无剑正和他一起坐公车回学校,Z大比较偏,车上人很少。夜幕四合,微微摇晃的空荡荡的车厢里,她问他记不记得老张期中考最后一题考了什么。

金铃索想了想,偏头看她:“公孙龙的……离坚白?”

“你现在和他犯了一样的错误。”无剑说,身后暖黄色的路灯一盏一盏接连闪过,“你喜欢他,不能把你和他从喜欢中拆分出来,当成两个独立的要素。”

“你喜欢他,是完完整整的一件事。”

金铃索不置可否地沉默着。

他知道努力学习会有好的分数,努力工作会有好的绩效,但喜欢不是一件努力争取就能有happy ending的事。金铃索和大多数陷入单恋的人一样,难免小心翼翼,患得患失。他觉得他现在大概能体会到吴桥的心情了。

或许他也该试着给紫薇打一通电话,告诉对方他有多喜欢他。

非常非常喜欢,满满当当的,心一跳就抖落一地了。



TBC.
-------
关于公孙龙的离坚白,大概就是他认为坚硬、白色和石头这三个概念不能合而为一,因为他觉得对于一块石头,用眼睛去看只能看见白色看不见坚硬,用手去摸只能摸到坚硬摸不到白色……比较诡辩的一个唯心主义观点,感觉很有趣就用了。

  18 10
评论(10)
热度(18)

© 铁马冰入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