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入_

·

一些日常

· · · · ·

 

听众「16-17」END.

· cp紫金铃,现代,ooc
· 部门经理YY歌手菊苣×实习生网配/字幕菊苣,私设和细节持续放飞
· 完结了
· 如果可以的话请↓



- 16 -
“喂?”

电话那头是月色一样柔软透亮的声音,尽管做了无数心理准备,金铃索仍不自觉握紧了手机。惴惴心跳将所有念头屏蔽在外,他像一台没有信号的电视机,静默无声,一片空白。

“金铃?”

对方试探性地催促,他收回心思,开口:“呃、是我。”

“真少见啊,你会在休息时间找我。有什么事?”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为了工作以外的事情给他打电话——平时在公司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试图回避之后虽然不那么频繁了,找他也只需要一个内线——事实上,手机号交换之后,他就没再翻出来过。

“紫薇……”直呼其名似乎有点太亲密了,说出口才觉得别扭,金铃索不太自然地补上对方的职称,“……经理,我有件事想问你。”

“问吧。”他答得随意,顺便补充,“不过不在公司就不要加‘经理’两个字了,太严肃了会让我联想到工作。”

“啊,嗯。”他也许并没有听清对方说了什么,只是那人说了他就应了。蔓生许久的感情在唇边呼之欲出,他紧张得满脑子都是乱糟糟的,“我……”

“嗯?”

这一声带点懒洋洋的鼻音,连带着衣料摩挲的细小声音一同落进金铃索的耳中,不知扯着他脑子里哪根弦了,说出口的话莫名拐了个弯:“我想请您吃饭……可以吗?”

“可以啊。”电话那头的人低低地笑起来,拂得他心里密密麻麻地痒,“这么点小事,你紧张什么?‘您’都出来了。”

“……”金铃索没答,只是不太平缓的呼吸声算是出卖了他。

“周五吧。早点下班一起走。”

“……嗯。”

“好了,为了明天能赶点进度把周五空出来,我要睡了。”电话那头传来窸窸窣窣拉窗帘的声音,在那之后是语气轻快的一句晚安。

金铃索挂掉电话,侧身倒在柔软的床上,抓过抱枕开始揉。

才不是胆怯了,他自欺欺人地想着。喜欢一个人,还是当面告诉他比较好吧。



想是这么想的,可事情真正到了面前,到底还是迟疑。

上了车坐在副座,他努力像往常一样答着紫薇递来的话题,大部分时间盯着前挡风玻璃和侧面车窗,偶尔偷偷瞄一眼对方。紫薇开车还挺认真,目不斜视的,金铃索有点吃不准该不该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犹豫半天,终于打算开口,好巧不巧车载电话响起来,紫薇说了句抱歉,接通了听客户说追加条件。

那个客户纠结于各种细节,一通电话滔滔不绝打到目的地,没再给他说话的机会。车上不行,吃饭的时候也不太好,等吃完了他想着可以了,紫薇扬了扬手机上的订单说:“顺便陪我看场电影吧。”

时间卡得太好,金铃索点了点头,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电影是末世背景,同系列的第四篇,不连着看也没关系,是相对独立的故事。虽然相对独立,主角到底不会变,一些人设和情节上前后呼应的点他get不到,难免看得一知半解。

紫薇知道他是第一次看这个系列,时不时会告诉他一些前作的设定和剧情。昏暗的环境,VIP厅两两相连宽大柔软的座椅,为了不打扰他人而刻意压低的声音,凑在耳边温热吹拂的气息,都让他心底生出异样的感觉。像是有只猫爪伸过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挠,挠得他如坐针毡,根本无法专心去看。

电影院暖气太足,他热得手心出了一层薄汗。



看完电影出来,大约是九十点的光景,周末的新月广场还很热闹,随处可见热恋中的情侣牵着手轧马路。在香气四溢的可丽饼店左转,通往停车场的路上有两排高大的法国梧桐,叶子早已落干净了,但并不光秃。树枝上缠着为了迎接圣诞而早早装饰好的彩灯,望去整条街星星点点,流光溢彩。

远处传来不知名乐队的表演,改编版的《我想起你了》,吉他和键盘衬着温柔的女声,像水一样轻缓地铺开,浸湿了他的心事,发酵般一点一点鼓胀起来。

他突然就停下了脚步。

紫薇还在和他讨论电影里关于人性的议题,走着走着却没了回应。他感到奇怪,转过身来,隔了一两米的距离金铃索看着满街灯光落在他身上,像披着一条明灭闪烁的星河。

可万千星辰比不上他眼里的光。

“怎么了?”紫薇说着,要向他走去,金铃索几乎是立刻制止他:“等等!”他语气急促得反常,“你先别过来,我……我有话和你说。”



- 17 -
金铃索想要说什么,紫薇大概也猜到了。

对方对他是什么感情,要说他完全没有察觉,实在不太可能。初遇时递来的伞,心甘情愿加的班,面对面时的只言片语,余光里处处跟随的视线——他的目光、神情还有一举一动,无一不在证明他情有所钟。

喜欢再怎么掩藏,终如草蛇灰线,于细微之处有迹可循。

后来他无意间看到对方的聊天记录,知道他就是陌上君归的慕玄。那个常常在他爬麦时出现的字幕,自他注意到开始已经三年了,说是他最忠实的听众也不为过。

如今还是他喜欢的人。

他试着去接近他,隔着一道屏幕,张望他的世界。他原本并不知道字幕要排班,也不知道12点过后只算义务劳动,有段时间几天没见觉得奇怪,问了另一个字幕才知道,他要考试所以请了假。

明明留下来加班的时候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还有他账号被盗的时候,他被流言蜚语泼了一身脏水,看见他的时候,完全可以直接扑上来向他求助的,却好像只是和往常一样挺直了脊背说没关系,还紧张得怕他有什么过激举动似的。

反倒显得他心里忿忿不平的缺了点器量。

了解越多,越是喜欢。



紫薇站住了没动,金铃索可能都没意识到自己松了一口气。

身后广场上音乐夹杂着人声还很热闹,衬得这条路上过于安静了,能听见簌簌风声裹挟着一腔心跳。他犹豫了一会儿,开口坦白:“……我之前对你说谎了。”

紫薇似乎有点意外,皱了眉,很快又松开,安静地等他的下文。

“那天打电话给你,说想问你一件事,其实本来和吃饭无关。”他垂下眼,停顿片刻,再抬起来看向对方,“经理你……对我是怎么想的?”

紫薇看着他,是一直以来从容的模样:“你指哪方面?”

温热呼吸在寒夜里化作白气,很快就看不见了。金铃索掌心潮湿却口干舌燥,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带一些不易察觉的不安:“关于我喜欢你,你怎么想?”

紫薇的眼里带了一点笑意:“我觉得非常心动。”

“我现在可以过来了吗?”他说着,并没有等他同意,上前两步,抱住了微微发怔的金铃索。

是宽大的、温暖的拥抱,紫薇迁就他的身高俯下身子,柔软厚实的衣料贴在他颈侧,捂得他脸颊发热。

有人说爱是自卑弃暗投明的时刻,那大概是很准确的。

金铃索此生从未感到如此明亮。



“你刚刚为什么叫我别过去?”回去的车上,紫薇问他。

“……”金铃索不太想承认他当时就是一时脑抽觉得被拒绝了可以逃跑,偏头装哑巴。

紫薇没追问,只说:“本来以为,你会让我等更久的。”

金铃索:“……?”

“你不记得了。之前聚餐你喝醉了那次我送你回家,”他笑起来,神情非常温柔,“你当时都不能好好走路,我把你扶到楼上,你死活不让我走,说要浇花给我看。”

被他这么一提,金铃索差不多想起来了——

“这是我喜欢的、花,我要……给它浇水。”

“噗……嗯。”

“你不、可以跟我抢。”

“嗯。”

“你在看什么?”

“那个麦。你喜欢唱歌吗?”

“唔、我喜欢的人……喜欢唱歌。”

“喜欢的人?”

“嗯!我以后要和他表白。”

“哦。”

“你不可以、和我抢。”

“……嗯。”

恢复记忆的金铃索顿时有点无地自容,如果不在车上可能分分钟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紫薇趁红灯伸手揉了揉他额前的发:“挺可爱的,害羞什么。”



在一起的第二年夏天,他们一起去看了陌上君归办的线下小型live。

那时候金铃索已经知道他就是玄谷,听到活动的消息,顿时陷入“我不喜欢我喜欢的人被太多人喜欢”和“我这样是不是太小气了”的脑内拉锯战中。后来紫薇果断推了公会邀约陪他站在台下,他觉得可惜又觉得安心。

live气氛热烈,他们周围都是热情的迷妹,每个歌手出来都要土拨鼠式“啊啊啊啊啊”,到了本命就更加疯狂不羁放飞自我。中间金铃索好像想到什么有趣的事,和紫薇说的时候正好一曲唱罢,场内尖叫声震耳欲聋,紫薇只能看见他双唇开合,却听不到他的声音。

他俯身贴近他,听他说完,想了想,在他耳边说了两句什么,两个人一起笑起来。

四周人海茫茫,声色嘈杂。

而他们耳鬓厮磨,做彼此的听众。



END.
-------
(有点仓促地)完结啦。
这篇不太长时间不太久,加入了一些新的尝试,自觉有一点进步。
不过还是很菜,想起来很累、写起来很慢,很多时候会烦躁,不知道怎么继续,因为爱和热情都快消耗完了。
爱这个cp真是太寂寞了。
没有了爱和热情,就真的没了产粮的必要,我一直是这么想的。
所以这篇完结之后,可能就不会再写了。
陪我完成这个故事的宝宝们,非常非常非常感谢。
如果没有意外,@睡不醒的白色乌鸦 乌鸦太太会帮忙在cp22出这本(疯狂比心!),我会努力再肝个番外(虽然可能只能拿来压泡面or甚至连泡面都压不住……)。
再见啦。

  27 8
评论(8)
热度(27)

© 铁马冰入_ | Powered by LOFTER